“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我辈楷模”一路走好

                               

  2012年12月22日,是所谓的世界末日,医生李文亮站在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了一条微博:我要去拯救地球了。

   他无疑是个幽默的年轻人,只是图个好玩,从没想过这句话可能成真。

  最近两个月发生的一切,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成了新冠肺炎疫情的8位“吹哨人”之一。

  “吹哨人”(Whistleblower),起源于英国。最初指的是,警察发现犯罪时吹哨子以引起同僚和民众注意。今天“吹哨人”概念已大大拓展,往往是指对危机,基于公共利益考量第一时间发出预警,引起相关机构和公众或者人从“不知不觉”中迅速警惕,并采取积极应对行动。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医生李文亮在150人的同学群里发布消息,吹响了一声尖锐的警示哨音。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

  3天后,公安局找到他,签下训诫书,让他“冷静下来好好反思”。

  他因“谣言”获咎,疫情爆发后,李文亮不幸也感染。但就在他患病期间,最高法的“平反”让他从造谣者变成了“可敬的人”。

  1月10日,李文亮开始咳嗽、发热,确诊新冠肺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他很乐观。还想着康复后,“要上一线,不想当逃兵”。

  2月6日晚,坚守在武汉前线的媒体传来消息,李文亮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4岁。

   武汉中心医院稍后发布消息称,李文亮仍在抢救之中。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新闻官微已经发出哀悼,为他的去世而感到悲痛。

   我们不愿意相信,为众人抱薪者,竟真的冻毙于风雪?

  今夜,无数国人,为他揪心。

   “吹哨人”,成为李文亮的标签,被人铭记,恐怕是这位年轻的眼科医生从来没想到的。

  李文亮出生于1985年,武汉大学临床04级学生,医学七年制毕业,在厦门短暂工作3年后,回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

  很多时候,他还像个邻家大男孩,喜欢虎扑足球、喜欢电子产品,喜欢小鲜肉肖战。

   他很期待《庆余年》出续集,曾和我们一样在网上催剧。他在广州的“小蛮腰”下,灯火灿烂中,说出那句“新年好”。

   他有颈椎病,困扰很久了。所以有时候碰到患者多了,心情会急躁。但一根炸鸡腿就可以安慰他,“看着就好有满足感,人生到达了巅峰……”

   他好像很容易满足。碰到车厘子贵了,调侃一句“吃不起”。夜班餐的鸡蛋灌饼,就能让他赞叹不已,“感觉多巴胺在疯狂的分泌”。

   他到厦门度假,吃一顿海底捞,看满田的油菜花,欢呼雀跃。

   他有时候也会逃避工作,不想上班,发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图。

   他和我们每个人一样,憧憬着美好的生活。打算带他的夫人去体验长城的浪漫秋日。

   要当爸爸的时候,他的喜悦溢于言表,却故意喊“爱乐维好贵”。

   他在武汉的街头走过,感受着淅沥的细雨和最轻柔的风,落叶飘洒一地,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多么美。

   网友怀念说,他是每一个可能会跟你我擦肩而过的年轻人。

   2月1日这一天,李文亮发了最后一条微博:终于确诊了。

   他回忆了自己被感染的过程。

   “1月8日,我接诊了一位82岁的女性患者,她就诊的疾病是急性闭角型青光眼。”

  病人没有发热,接触患者也没有做特殊防护。但病人第二天就发烧了,1月10号,李文亮也出现了咳嗽症状,很快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李文亮的父母,也出现“肺部磨玻璃样病变”的情况,住院治疗。

  1月12日,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高度怀疑是新冠病毒肺炎,李文亮开始住院了。

  他的父母在之后三四天也相继出现症状住院了。

  后来李文亮的病情经历了一次恶化,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

  但他还是想着,能够康复,到一线去。

  1月23日,医院号召党员报名,支援汉口医院,投入抗疫第一线。他在微信群里回复:“我好了也报名”。

   他一直在同病魔战斗,惦记着战友,牵挂着家人。

  ——出院后有何打算?

  ——尽快回到防疫一线,同事和同行们太累了。

   可是,2月4日,有媒体发布对李文亮的采访,当时他呼吸困难咳嗽不止,无法说话,最终不得不改为文字形式完成。

  2月5日李文亮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了,2月6日晚上7点,他被送进了急救室。

   1月31日,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向李文亮资助了10万元公益款。

  该基金会在官方微博中介绍说,拨付公益款给李文亮的原因是,“他的行为客观上让更多人对病毒有了提前防范”。

  最高法也发文,称武汉8人散布的“虚假信息”并非完全捏造,应予宽容。

   从此,他们被媒体称为疫情的“吹哨人”。

  事实上,越是文明程度高的社会,越是人人都可以、都可能成为 “吹哨人”。

  李文亮曾说过,“不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希望大家都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但从没有人想到,他居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实现自己的价值。

  住院后,接受了财新的专访,记者问李文亮,之后有什么打算。

  这位“吹哨人”说:“康复以后我还是要上一线的,现在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

  他还说,“健康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后,我心里放松了许多,不太担心医院的处理了。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意利用公权力过分干预。”

  “我还是认同最高法院的文章,应该具体甄别。(是不是那八人之一)不会太关注,因为网络传播最广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条就是我发出去被截图的。”

  现在,警方对李文亮的训诫书,成了我们纪念他的,分量最重的一份文件。

   ——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

  有网友说,以后李文亮的墓碑上,应该刻上这份训诫书。永远铭记。

   今夜,让我们重温一下最高法的定性文字吧: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

  今夜,我们无法入眠。

  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但是,我们还能等到他的醒来吗?

  一张李文亮的朋友圈背景图,在网上流传。是清亮亮的流水,倒映天空如镜,蝌蚪们自在地游动着。“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

  蝌蚪是跃动的生命音符,他是一个多么热爱生命律动的人.......

  现在,一切都安静了

  李文亮医生7日凌晨不幸被新冠肺炎夺去了生命。

  他的英年早逝令我们非常难过。新冠肺炎迄今的死亡病例大多发生在中老年身上,年仅34岁的李文亮医生是逝者当中非常年轻的之一,这尤其令人唏嘘,令人悲恸。

  回过头看,李文亮医生作为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师,他是去年12月最早预警这场危险病魔的8名医生之一。他的专业性警觉尤其令我们对他产生了敬意,他当时发出的警报没有立即受到重视,反而被训诫,这件事为社会开展反思提供了一个有触动的样本。

  去年12月,人们对新冠肺炎的认识还很有限,李文亮能够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率先在专业人员的范围内拉响警报,这是他高度专业性表现的一部分。

  在人们后来的追述中,发现他在平时的工作中就展现了令人尊敬的医德。医生在传染病爆发的时候就是战士,医院就是战场,李文亮的因公殉职英勇、朴实,尤其让人心痛。

  李文亮的多名同事也都染上了新冠肺炎,他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成为了这场与病魔殊死战争中最激烈的战场之一。李文亮未能幸免于夺命之祸,说明了这场战斗的艰巨和复杂。

  值此危急关头,我们大家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团结起来,为了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为了避免更多的人被染上李文亮医生等人最早警告的病魔而竭尽全力。

  现在全国都在增援武汉和湖北,我们必须打赢这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