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神仙的忌讳
 
 
        刘家峧有两个神仙,邻近各村无人不晓:一个是前庄上的二诸葛,一个是后庄上的三仙姑。二诸葛原来叫刘修德,当年作过生意,抬脚动手都要论一论阴阳八卦,看一看黄道黑道。三仙姑是后庄于福的老婆,每月初一十五都要顶着红布摇摇摆摆装扮天神。
        二诸葛忌讳“不宜栽种”,三仙姑忌讳“米烂了”。这里边有两个小故事: 有一年春天大旱,直到阴历五月初三才下了四指雨。初四那天大家都抢着种地,二诸葛看了看历书,又掐指算了一下说:“今日不宜栽种。”初五日是端午,他历年就不在端午这天做什么,又不曾种;初六倒是黄道吉日,可惜地干了,虽然勉强把他的四亩谷子种上了,却没有出够一半。后来直到十五才又下雨,别人家都在地里锄苗,二诸葛却领着两个孩子在地里补空子。邻家有个后生,吃饭时候在街上碰上二诸葛便问道:“老汉!今天宜种不宜?”二诸葛翻了他一眼,扭转头返回去了,大家就嘻嘻哈哈传为笑谈。
        三仙姑有个女孩叫小芹。一天,金旺他爹到三仙姑那里问病,三仙姑坐在香案后唱,金旺他爹跪在香案前听。小芹那年才九岁,晌午做捞饭,把米下进锅里了,听见她娘哼哼得很中听,站在桌前听了一会,把做饭也忘了。一会,金旺他爹出去小便,三仙姑趁空子向小芹说:“快去捞饭! 米烂了!”这句话却不料就叫金旺他爹听见,回去就传开了。后来有些好玩笑的人,见了三仙姑就故意问别人“米烂了没有?”
        
二、三仙姑的来历
 
 
        三仙姑下神,足足有三十年了。那时三仙姑才十五岁,刚刚嫁给于福,是前后庄上第一个俊俏媳妇。于福是个老实后生,不多说一句话,只会在地里死受。于福的娘早死了,只有个爹,父子两个一上了地,家里就只留下新媳妇一个人。村里的年轻人们觉得新媳妇太孤单,就慢慢自动的来跟新媳妇作伴,不几天就集合了一大群,每天嘻嘻哈哈,十分哄伙。于福他爹看见不像个样子,有一天发了脾气,大骂一顿,虽然把外人挡住了,新媳妇却跟他闹起来。新媳妇哭了一天一夜,头也不梳,脸也不洗,饭也不吃,躺在炕上,谁也叫不起来,父子两个没了办法。邻近有个老婆替她请了一个神婆子,在她家下了一回神,说是三仙姑跟上她了,她也哼哼唧唧自称吾神长吾神短,从此以后每月初一十五就下起神来,别人也给她烧起香来求财问病,三仙姑的香案便从此设起来了。
        青年们到三仙姑那里去,要说是去问神,还不如说是看圣像。三仙姑也暗暗猜透大家的心事,衣服穿得更新鲜,头发梳得更光滑,首饰擦得更明,官粉搽得更匀,不由青年们不跟着她转来转去。
        这是三十来年前的事。当时的青年,如今都已留下胡子,家里大半又都是子媳成群,所以除了几个老光棍,差不多都没有那些闲情到三仙姑那里去了。三仙姑却和大家不同,虽然已经四十五岁,却偏爱当个老来俏,小鞋也仍要绣花,裤腿上仍要镶边,顶门上的头发脱光了,用黑手帕盖起来,只可惜官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上了霜。
        老相好都不来了,几个老光棍不能叫三仙姑满意,三仙姑又团结了一伙孩子们,比当年的老相好更多,更俏皮。
        三仙姑有什么本领能团结这伙青年呢?这秘密在她女儿小芹身上。
        
三、小芹
 
 
        三仙姑前后共生过六个孩子,就有五个没有成人,只落了一个女儿,名叫小芹。小芹当两三岁时候,就非常伶俐乖巧,三仙姑的老相好们,这个抱过来说是“我的”,那个抱起来说是“我的”,后来小芹长到五六岁,知道这不是好话,三仙姑教她说:“谁再这么说,你就说‘是你的姑姑’。”说了几回,果然没有人再提了。
        小芹今年十八了,村里的轻薄人说,比她娘年轻时候好得多。青年小伙子们,有事没事,总想跟小芹说句话。小芹去洗衣服,马上青年们也都去洗;小芹上树采野果,马上青年们也都去采。
        吃饭时候,邻居们端上碗爱到三仙姑那里坐一会,前庄上的人来回一里路,也并不觉得远。这已经是三十年来的老规矩,不过小青年们也这样热心,却是近二三年来才有的事。三仙姑起先还以为自己仍有勾引青年的本领,日子长了,青年们并不真正跟她接近,她才慢慢看出门道来,才知道人家来了为的是小芹。
        不过小芹却不跟三仙姑一样:表面上虽然也跟大家说说笑笑,实际上却不跟人乱来,近二三年,只是跟小二黑好一点。前年夏天,有一天前晌,于福去地,三仙姑去串门,家里只留下小芹一个人,金旺来了,嘻皮笑脸向小芹说:“这会可算是个空子呢?”小芹板起脸来说:“金旺哥! 咱们以后说话要规矩些! 你也是娶媳妇大汉了!”金旺撇撇嘴说:“咦! 装什么假正经?小二黑一来管保你软了! 有便宜大家讨开点,没事; 要正经除非自己锅底没有黑!”说着就拉住小芹的胳膊悄悄说:“不用装模作样了!”不料小芹大声喊道“金旺!”金旺赶紧放手跑出来。一边还咄念道:“等得住你!”说着就悄悄溜走了。
        
四、金旺弟兄
 
 
        提起金旺来,刘家峧没有人不恨他,只有他一个本家兄弟名叫兴旺跟他对劲。
        金旺他爹虽是个庄稼人,却是刘家峧一只虎,当过几十年老社首,捆人打人是他的拿手好戏。金旺长到十七八岁,就成了他爹的好帮手,兴旺也学会了帮虎吃食,从此金旺他爹想要捆谁,就不用亲自动手,只要下个命令,自有金旺兴旺代办。
        抗战初年,汉奸敌探溃兵土匪到处横行,那时金旺他爹已经死了,金旺兴旺弟兄两个,给一支溃兵作了内线工作,引路绑票,讲价赎人,又做巫婆又做鬼,两头出面装好人。后来八路军来,打垮溃兵土匪,他两人才又回到刘家峧。
        山里人本来就胆子小,经过几个月的大混乱,死了许多人,弄得大家更不敢出头了。别的大村子都成立了村公所、各救会、武委会,刘家峧却除了县府派来一个村长以外,谁也不愿意当干部。不久,县里派人来刘家峧工作,要选举村干部,金旺跟兴旺两个人看出这又是掌权的机会,大家也巴不得有人愿干,就把兴旺选为武委会主任,把金旺选为村政委员,连金旺老婆也被选为妇救会主席,其他各干部,硬捏了几个老头子出来充数。只有青抗先队长,老头子充不得。兴旺看见小二黑这个小孩子漂亮好玩,随便提了一下名就通过了,他爹二诸葛虽然不愿,可是惹不起金旺,也没有敢说什么。
        村长是外来的,对村里情形不十分了解,从此金旺兴旺比前更厉害了,只要瞒住村长一个人,村里人不论那个都得由他两个调遣。这几年来,村里别的干部虽然调换了几个,而他两个却好像铁桶江山。大家对他两个虽是恨之入骨,可是谁也不敢说半句话,都恐怕扳不倒他们,自己吃亏。
        
五、小 二 黑
 
 
        小二黑,是二诸葛的二小子,有一次反“扫荡”打死过两个敌人,曾得到特等射手的奖励。说到他的漂亮,那不只在刘家峧有名,每年正月扮故事,不论去到那一村,妇女们的眼睛都跟着他转。
        小二黑没有上过学,只是跟着他爹识了几个字。当他六岁时候,他爹就教他识字。识字课本既不是五经四书,也不是常识国语,而是从天干、地支、五行、八卦、六十四卦名等学起,进一步便学些“百中经”、“玉匣记”、“增删卜易”、“麻衣神相”、“奇门遁甲”、“阴阳宅”等书。小二黑从小就聪明,像那些算属相、卜六壬课、念大小流年或“甲子乙丑海中金”等口诀,不几天就都弄熟了,二诸葛也常把他引在人前卖弄。因为他长得伶俐可爱,大人们也都爱跟他玩; 这个说:“二黑,算一算十岁属什么?”那个说:“二黑,给我卜一课!”后来二诸葛因为说“不宜栽种”误了种地,老婆也埋怨,大黑也埋怨,庄上人也都传为笑谈,小二黑也跟着这事受了许多奚落。那时候小二黑十三岁,已经懂得好歹了,可是大人们仍把他当成小孩来玩弄,好跟二诸葛开玩笑的,一到了家,常好对着二诸葛问小二黑道:“二黑!算算今天宜不宜栽种?”和小二黑年纪相仿的孩子们,一跟小二黑生了气,就连声喊道;“不宜栽种不宜栽种……”小二黑因为这事,好几个月见了人躲着走,从此就和他娘商量成一气,再不信他爹的鬼八卦。
        小二黑跟小芹相好已经二三年了。那时候他才十六七,原不过在冬天夜长的时候,跟着些闲人到三仙姑那里凑热闹,后来跟小芹混熟了,好像是一天不见面也不能行。后庄上也有人愿意给小二黑跟小芹做媒人,二诸葛不愿意,不愿意的理由有三:第一小二黑是金命,小芹是火命,恐怕火克金;第二小芹生在十月,是个犯月;第三是三仙姑的名声不好。恰巧在这时候彰德府来了一伙难民,其中有个老李带来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因为没有吃的,愿意把姑娘送给人家逃个活命。二诸葛说是个便宜,先问了一下生辰八字,掐算了半天说:“千里姻缘使线牵”,就替小二黑收作童养媳。
        虽然二诸葛说是千合适万合适,小二黑却不认账。父子俩吵了几天,二诸葛非养不行,小二黑说:“你愿意养你就养着,反正我不要!”结果虽把小姑娘留下了,却到底没有说清楚算什么关系。
        
六、斗争会
 
 
        金旺自从碰了小芹的钉子以后,每日怀恨,总想设法报一报仇。有一次武委会训练村干部,恰巧小二黑发疟疾没有去。训练完毕之后,金旺就向兴旺说:“小二黑是装病,其实是被小芹勾引住了,可以斗争他一顿。”兴旺就是武委会主任,从前也碰过小芹一回钉子,自然十分赞成金旺的意见,并且又叫金旺回去和自己的老婆说一下,发动妇救会也斗争小芹一番。金旺老婆现任妇救会主席,因为金旺好到小芹那里去,早就恨得小芹了不得。现在金旺回去跟她说要斗争小芹,这才是巴不得的机会,丢下活计,马上就去布置,第二天,村里开了两个斗争会,一个是武委会斗争小二黑,一个是妇救会斗争小芹。
        小二黑自己没有错,当然不承认,嘴硬到底,兴旺就下命令,把他捆起来送交政权机关处理。幸而村长脑筋清楚,劝兴旺说:“小二黑发疟疾是真的,不是装病,至于跟别人恋爱,不是犯法的事,不能捆人家。”兴旺说:“他已是有了女人的。”村长说:“村里谁不知道小二黑不承认他的童养媳。人家不承认是对的; 男不过十六女不过十五,不到订婚年龄。十来岁小姑娘,长大也不会来认这笔账。小二黑满有资格跟别人恋爱,谁也不能干涉。”兴旺没话说了,小二黑反要问他:“无故捆人犯法不犯?”经村长双方劝解,才算放了完事。
        兴旺还没有离村公所,小芹拉着妇救会主席也来找村长,她一进门就说:“村长! 捉贼要赃,捉奸要双,当了妇救会主席就不说理了?”兴旺见拉着金旺的老婆,生怕说出这事与自己有关,赶紧溜走。后来村长问了问情由,费了好大一会唇舌,才给她们调解开。
        
七、三仙姑许亲
 
 
        两个斗争会开过以后,事情包也包不住了,小二黑也知道这事是合理合法的了,索性就跟小芹公开商量起来。
        三仙姑却着了急。她跟小芹虽是母女,近几年来却不对劲。三仙姑爱的是青年们,青年们爱的是小芹。小二黑这个孩子,在三仙姑看来好像鲜果,可惜多一个小芹,就没了自己的份儿。她本想早给小芹找个婆家推出门去,可是因为自己声名不正,差不多都不愿意跟她结亲。开罢斗争会以后,风言风语都说小二黑要跟小芹自由结婚,她想要真是那样的话,以后想跟小二黑说句笑话都不能了,那是多么可惜的事,因此托东家求西家要给小芹找婆家。
        “插起招军旗,就有吃粮人。”有个吴先生是在阎锡山部下当过旅长的退职军官,家里很富,才死了老婆。他在奶奶庙大会上见过小芹一面,愿意续她,媒人向三仙姑一说,三仙姑当然愿意。不几天过了礼帖,就算定了,三仙姑以为了却一宗心事。
        小芹已经和小二黑商量得差不多了,如何肯听她娘的话!过礼那一天,小芹跟她娘闹起来,把吴先生送来的首饰绸缎扔下一地。媒人走后,小芹跟她娘说:“我不管! 谁收了人家的东西谁跟人家去!”
        三仙姑愁住了,睡了半天,晚饭以后,说是神上了身,打了两个呵欠就唱起来。她起先责备于福管不了家,后来说小芹跟吴先生是前世姻缘,还唱些什么“前世姻缘由天定,不顺天意活不成……”。于福跪在地下哀求,神非教他马上打小芹一顿不可。小芹听了这话,知道跟这个装神弄鬼的娘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干脆躲了出去,让她娘一个人胡说。
        小芹一个人悄悄跑到前庄上去找小二黑,恰在路上碰上小二黑去找她,两个就悄悄拉着手到一个大窑里去商量对付三仙姑的法子。
        
八、拿双
 
 
        小芹把她娘怎样主婚怎样装神,唱些什么,从头至尾细细向小二黑说了一遍,小二黑说:“不用理她! 我打听过区上的同志,人家说只要男女本人愿意,就能到区上登记,别人谁也作不了主……”说到这里,听见外边有脚步声,小二黑伸出头来一看,黑影里站着四五个人,有一个说:“拿双拿双!”他两人都听出是金 旺的声音,小二黑起了火,大叫道:“拿? 没有犯了法!”兴旺也来 了,下命令道:“捉住捉住! 我就看你犯法不犯法,给你操了好几 天心了!”小二黑说:“你说去那里咱就去那里,到边区政府你也不能把谁怎么样! 走!”兴旺说:“走? 便宜了你! 把他捆起来!”小二黑挣扎了一会,无奈没有他们人多,终于被他们七手八脚打了一顿捆起来了。兴旺说:“里边还有个女的,也捆起来! 捉奸要双,这是她自己说的!”说着就把小芹也捆起来了。
        前庄上的人都还没有睡,听见有人吵架,有些人就跑出来看,麻秆火把下看见捆着的两个人,大家不问就知道了八九分。二诸葛也出来了,见小二黑被人家捆起来,就跪在兴旺面前哀求道:“兴旺! 咱两家没有什么仇! 看在我老汉面上,请你们诸位高高手……”兴旺说:“这事情,我们管不了,送给上级再说吧!”小二黑说:“爹! 你不用管! 送到那里也不犯法! 我不怕他!”兴旺说:“好小子! 要硬你就硬到底!”又逼住三个民兵说:“带他们走!”一个民兵问: “带到村公所?”兴旺说:“还到村公所干什么?上一回不是村长放了的? 送给区武委会主任按军法处理!”说着就把他两个人拥上走了。
        
九、二诸葛的神课
 
 
        邻居们见是兴旺弟兄们捆人,也没有人敢给小二黑讲情,直等到他们走后,才把二诸葛招呼回家。
        二诸葛连连摇头说:“唉! 我知道这几天要出事啦: 前天早上我上地去,才上到岭上,碰上个骑驴媳妇,穿了一身孝,我就知道坏了。我今年是罗睺星照运,要谨防带孝的冲了运气,因此那里也不敢去,谁知躲也躲不过! 昨天晚上二黑他娘梦见庙里唱戏。今天早上一个老鸦落在东房上叫了十几声……唉! 反正是时运,躲也躲不过。”他罗哩罗嗦念了一大堆,邻居们听了有些厌烦,又给他说了一会宽心话,就都散了。
        有事人那里睡得着? 人散了之后,二诸葛家里除了童养媳之外,三个人谁也没有睡。二诸葛摸了摸脸,取出三个制钱占了一卦,占出之后吓得他面色如土。他说:“了不得呀了不得! 丑土的父母动出午火的官鬼,火旺于夏,恐怕有些危险了。唉! 人家把他选成青年队长,我就说过不叫他当,小杂种硬要充人物头! 人家说要按军法处理,要不当队长那里犯得了军法?”老婆也拍手跺脚道:“小爹呀! 谁知道你要闯这么大的事啦!”大黑劝道:“不怕! 事已经出下了,由他去吧! 我想这又不是人命事,也犯不了什么大罪! 既然他们送到区上了,我先到区上打听打听。你们都睡吧。”说着点了个灯笼就走了。
        二诸葛打发大黑去后,仍然低头细细研究方才占的那一卦。停了一会,远远听着有个女人哭,越哭越近,不大一会就来到窗下,一推门就进来了。二诸葛还没有看清是谁,这女人就一把把他拉住,带哭带闹说:“刘修德! 还我闺女! 你的孩子把我的闺女勾引到哪里了? 还我……”二诸葛老婆正气得死去活来,一看见来的是三仙姑,正赶上出气,从炕上跳下来拉住她道:“你来了好! 省得我去找你! 你母女两个好生生把我个孩子勾引坏,你倒有脸来找我! 咱两人就也到区上说说理!”两个女人滚成一团,二诸葛一个人拉也拉不开,也再顾不上研究他的卦。三仙姑见二诸葛老婆已经不顾了命,自己先胆怯了几分,不敢峦战,少闹了一会挣脱出来就走了。二诸葛老婆追出门来,被二诸葛拦回去,还骂个不休。
        
十、恩典恩典
 
 
        二诸葛一夜没有睡,一遍一遍念:“大黑怎么还不回来,大黑怎么还不回来。”第二天天不明就起程往区上走,走到半路,远远看见大黑、三个民兵已都回来了,还来了区上一个助理员,一个交通员。他远远就喊叫道:“大黑! 怎么样? 要紧不要紧?”大黑说:“没有事! 不怕!”说着就走到跟前,助理员跟三个民兵先走了。大黑告交通员说:“这就是我爹!”又向二诸葛说:“区上添传你跟于福老婆。你去吧,没有事! 二黑跟小芹两个人,一到区上就放开了。区上早就听说兴旺跟金旺两个人不是东西,已经把他两个人押起来了,还派助理员到咱村开大会调查他们横行霸道的证据。我赶到那里人家就问罢了,听说区上还许咱二黑跟小芹结婚。”二诸葛说:“不犯罪就好,结婚可不行,命相不对! 你没有听说添传我做什么?”大黑说:“不知道,大约也没有什么大事。你去吧,我先回去告我娘说。”交通员说:“老汉! 这就算见了你了! 你去吧,我再传那一个去!”说了就跟大黑相跟着走了。
        二诸葛到了区上,看见小二黑跟小芹坐在一条板凳上,他就指着小二黑骂道:“闯祸东西! 放了你你还不快回去?你把老子吓死了! 不要脸!”区长道:“干什么? 区公所是骂人的地方?”二诸葛不说话了。区长问:“你就是刘修德?”二诸葛答: “是!”问:“你给刘二黑收了个童养媳?”答: “是!”问: “今年几岁了?”答:“属猴的,十二岁了。”区长说:“女不过十五岁不能订婚,把人家退回娘家去,刘二黑已经跟于小芹订婚了!”二诸葛说:“她只有个爹,也不知逃难逃到哪里去了,退也没处退。女不过十五不能订婚,那不过是官家规定,其实乡间七八岁订婚的多着哩。请区长恩典恩典就过去了……”区长说:“凡是不合法的订婚,只要有一方面不愿意都得退!”二诸葛说:“我这是两家情愿!”区长问小二黑道:“刘二黑! 你愿意不愿意!”小二黑说:“不愿意!”二诸葛的脾气又上来了,瞪了小二黑一眼道:“由你啦?”区长道:“给他订婚不由他,难道由你啦? 老汉! 如今是婚姻自主,由不得你了,你家养的那个小姑娘,要真是没有娘家,就算成你的闺女好了’”二诸葛道:“那也可以,不过还得请区长恩典恩典,不能叫他跟于福这闺女订婚!”区长说: “这你就管不着了!”二诸葛发急道:“千万请区长恩典恩典,命相不对,这是一辈子的事!”又向小二黑道: “二黑! 你不要糊涂了! 这是你一辈子的事!”区长道:“老汉! 你不要糊涂了;强逼着你十九岁的孩子娶上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恐怕要生一辈子气,我不过是劝一劝你,其实只要人家两个人愿意,你愿意不愿意都不相干。回去吧! 童养媳没处退就算成你的闺女!”二诸葛还要请区长“恩典恩典”,一个交通员把他推出来了。
        
十一、看看仙姑
 
 
        三仙姑去寻二诸葛,一来为的是逞逞闹气的本领,二来为的是遮遮外人的耳目,其实小芹吃一吃亏她很高兴,所以跟二诸葛老婆闹了一阵之后,回去就睡了。第二天早上,她起得很迟,于福虽比她着急,可是自己既没有主意,又不敢叫醒她,只好自己先去做饭,饭快成的时候,三仙姑慢慢起来梳妆,于福问她道:“不去打听打听小芹?”她说: “打听她做甚啦?她的本领多大啦?”于福也再没有敢说什么,把饭菜做成了放在炉边等,直等到她梳妆罢了才开饭。
        饭还没有吃罢,区上的交通员来传她。她好像很得意,嗓子拉得长长的说: “闺女大了咱管不了,就去请区长替咱管教管教!”她吃完了饭,换上新衣服、新首帕、绣花鞋、镶边裤,又擦了一次粉,加了几件首饰,然后叫于福给她备上驴,她骑上,于福给她赶上,往区上去。
        到了区上。交通员把她引到区长房子里,她爬下就磕头,连声叫道:“区长老爷,你可要给我作主!”区长正伏在桌上写字,见她低着头跪在地下,头上戴了满头银首饰,还以为是前两天跟婆婆生了气的那个年轻媳妇,便说道:“你婆婆不是有保人吗? 为什么不找保人?”三仙姑莫名其妙,抬头看了看区长的脸。区长见是个擦着粉的老太婆,才知道是认错人了。交通员道:“认错人了! 这就是芹小芹的娘!”区长又打量了她一眼道:“你就是小芹的娘呀?起来!不要装神做鬼! 我什么都清楚! 起来!”三仙姑站起来了。区长问:“你今年多大岁数?”三仙姑说:“四十五。”区长说:“你自己看看你打扮得像个人不像?”门边站着老乡一个十来岁的小闺女嘻嘻嘻笑了。交通员说: “到外边耍!”小闺女跑了。区长问:“你会下神是不是?”三仙姑不敢答话。区长问:“你给你闺女找了个婆家?”三仙姑答:“找下了!”问:“使了多少钱?”答:“三千五!”问:“还有些什么?”答:“有些首饰布匹!”问:“跟你闺女商量过没有?”答:“没有!”问:“你闺女愿意不愿意?”答:“不知道!”区长道: “我给你叫出来你亲自问问她!”又向交通员道:“去叫于小芹!”
        刚才跑出去那个小闺女,跑到外边一宣传,说有个打官司的老婆,四十五了,擦着粉,穿着花鞋。邻近的女人们都跑来看,挤了半院,唧唧哝哝说: “看看! 四十五了!” “看那裤腿!”“看那鞋!”三仙姑半辈没有脸红过,偏这会撑不住气了,一道道热汗在脸上流。交通员领着小芹来了,故意说,“看什么? 人家也是个人吧,没有见过? 闪开路!”一伙女人们哈哈大笑。
        把小芹叫来,区长说:“你问问你闺女愿意不愿意!”三仙姑只听见院里人说:“四十五”、“穿花鞋”,羞得只顾擦汗,再也开不得口。院里的人们忽然又转了话头,都说“那是人家的闺女”、“闺女不如娘会打扮”,也有人说“听说还会下神”,偏又有个知道底细的断断续续讲“米烂了”的故事,这时三仙姑恨不得一头碰死。
        区长说:“你不问我替你问! 于小芹,你娘给你找的婆家你愿意跟人家结婚不愿意?”小芹说:“不愿意! 我知道人家是谁?”区长向三仙姑道:“你听见了吧?”又给她讲了一会婚姻自主的法令,说小芹跟小二黑订婚完全合法,还吩咐她把吴家送来的钱和 东西原封退了,让小芹跟小二黑结婚。她羞愧之下,一一答应了 下来。
        
十二、怎么到底
 
 
        三个民兵回到刘家峧,一说区上把兴旺金旺二人押起来,叉派助理员来调查他们的罪恶,真是人人拍手称快。午饭后,庙里开一个群众大会,村长报告了开会宗旨,就请大家举他两个人的作恶事实。起先大家还怕扳不倒人家,人家再返回来报仇,老大一会没有人说话,有几个胆子太小的人,还悄悄劝大家说:“忍事者安然。”有个被他两人作践垮了的年轻人说:“我从前没有忍过?越忍越不得安然! 你们不说我说!”他先从金旺领着土匪到他家绑票说起,一连说了四五款,才说道:“我歇歇再说,先让别人也说几款!”他一说开了头,许多受过害的人也都抢着说起来:有给他们花过钱的,有被他们逼着上过吊的,也有产业被他们霸了的,老婆被他们奸淫过的。他两人还派上民兵给他们自己割柴,拨上民夫给他们自己锄地;浮收粮,私派款,强迫民兵捆人……你一宗他一宗,从晌午说到太阳落,一共说了五六十款。
        区上根据这些罪状把他两人送到县里,县里把罪状一一证实之后,除叫他们赔偿大家损失外,又判了十五年徒刑。
        经过这次大会之后,村里人也都敢出头了。不久,村干部又都经过大改选,村里人再也不敢乱投坏人的票了。这其间,金旺老婆自然也落了选。偏她还变了口吻,说:“以后我也要进步了。”
        两个神仙也有了变化:
        三仙姑那天在区上被一伙妇女围住看了半天,实在觉着不好意思,回去对着镜子研究了一下,真有点打扮得不像话;又想到自己的女儿快要跟人结婚,自己还卖什么老俏? 这才下了决心,把自己的打扮从顶到底换了一遍,弄得像个当长辈人的样子,把三十年来装神弄鬼的那张香案也悄悄拆去。
        二诸葛那天从区上回去,又向老婆提起二黑跟小芹的命相不对,他老婆道:“把你的鬼八卦收起吧! 你不是说二黑这回了不得吗? 你一辈子放个屁也要卜一课,究竟抵了些什么事? 我看小芹满不错,能跟咱二黑过就很好! 什么命相对不对? 你就不记得‘不宜栽种’?”二诸葛见老婆都不信自己的阴阳,也就不好意思再到别人跟前卖弄他那一套了。
        小芹和小二黑各回各家,见老人们的脾气都有些改变,托邻居们趁势和说和说,两位神仙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他们结婚,后来两家都准备了一下,就过门。过门之后,小两口都十分得意,邻居们都说是村里第一对好夫妻。
        夫妻们在自己卧房里有时候免不了说玩话: 小二黑好学三仙姑下神时候唱“前世姻缘由天定”,小芹好学二诸葛说“区长恩典,命相不对”。淘气的小孩子们去听窗,学会了这两句话,就给两位神仙加了新外号:三仙姑叫“前世姻缘”二诸葛叫“命相不对”。
 
        一九四三年五月写于太行。
 
 
        
        【赏析】
        《小二黑结婚》是我国著名作家赵树理的成名之作,也是显示作家风格的代表作之一。当作品出版时,彭德怀同志就亲笔题词:“像这种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给予了很高的评介。
        作品主要描写了太行地区一对农村青年小二黑与小芹自由恋爱的故事。
        刘家峧的青年队长、射击英雄小二黑和本村的姑娘小芹自由恋爱,受到具有浓厚封建落后意识的二诸葛(小二黑的父亲)和贪图享乐,游手好闲、装神弄鬼的三仙姑(小芹的母亲)的反对,并为窃据了村政权的恶霸、流氓金旺、兴旺两兄弟所忌恨,遭到他们的诬陷和迫害。面对种种的困难和阻力,小二黑和小芹进行了坚决、勇敢的抗争,后来在区民主政府的支持下,斗倒了两个恶霸,教育了两位家长,自由恋爱的新风终于战胜了包办婚姻的陋习。小说歌颂了新的人物,新的时代风尚,批判了人民群众中的封建思想,抨击了农村中的封建残余势力。小说表明:在当时解放区不仅政治和经济领域有了变革,而且在爱情、婚姻、家庭和道德领域也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赵树理在作品中赋予的社会内容是相当深广的,它充分显示了作家的思想水平。而要赋予作品、赋予典型人物以艺术生命,则需要作者高超的艺术才能。《小二黑结婚》在民族化、群众化方面都取得了相当突出的成就。
        作品在结构上采用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具有民族特色的艺术形式。赵树理汲取了中国传统说唱艺术和古典章回小说的长处,使作品情节连贯,故事性很强。《小二黑结婚》有一个中心故事,作家叙述这个故事有头有尾,有来龙去脉,犹如一股清泉淙淙地流淌。在叙述中心故事时,作家使用了串连小故事的艺术手法。作品中写了六个主要人物,每个人物都有一个小故事。而第一节“神仙的忌讳”中又有“不宜栽种“和“米烂了”两个小故事。每一个小故事在结构上都不相同,许多小故事串连起来变化多样,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曲折、完整、引人入胜的故事。
        作品分章节,章节之间故事衔接得相当紧密,过渡也十分自然。作者十分注意承上启下的交代。当中没有大段的穿插、跳跃,但故事不枝不蔓,环环相扣。
        《小二黑结婚》共分12章节。作品开始把读者带到太行地区的刘家峧小村,介绍了两位活神仙。一个是大旱之年迷信皇历“不宜栽种”,结果误了农时,害得自家地里谷子出苗不及一半的真迷信二诸葛;一个是装神弄鬼给别人问病时,却抽空打发女儿“快去捞饭,米烂了!”的假迷信婆娘三仙姑。
        两个神仙引出两位青年。三仙姑的女儿小芹从小 “就非常伶俐乖巧”,长大后出落得十分俊俏,引得村里的青年小伙子们“有事没事,总想跟小芹说句话”。小芹正经,端庄。二诸葛的二小子二黑则是远近有名的漂亮小伙子。他自小聪明,跟爹识了几个字。反扫荡中打死过两个敌人,得到特等射手的荣誉。
        二诸葛不许小二黑与小芹相好,是因为“命相不对,八字不合”,另外他嫌弃三仙姑的名声不好。他给二黑收养了一个童养媳。二黑坚决反抗:“你愿意养你就养着,反正我不要!”三仙姑也反对这门亲事,却纯粹是跟女儿争风吃醋,贪图钱财。她把小芹许给一个阎锡山手下的退职旅长当“续弦”,这当然遭到小芹的反对。小芹把“财礼”扔了一地,并说:“谁收了人家东西谁跟人家去!”
        金旺他爹是刘家峧的一只虎,爹死后金旺、兴旺弟兄给汉奸、溃兵引路绑票,“又做巫婆又做鬼”,回村后大权独揽,“调遣”村里的一切人。金旺调戏小芹,遭小芹拒绝,从此怀恨在心。
        围绕着二黑与小芹的自由恋爱,展开了激烈的斗争。金旺兄弟趁二黑、小芹商量对付三仙姑之时,出动打手把两人 “拿住”,又是打又是捆,扬言要送到区上“按军法处理”。二诸葛以为大祸临头,占卦又得凶兆,吓得六神无主。三仙姑乘机又来与二诸葛大吵大闹。
        民主政府为民作主,事情调查清楚后金旺兄弟撤职,判刑;两位家长受了批评认了错,两青年的恋爱取得了胜利。
        作者在故事情节的开展中采用中国古典小说传统的白描手法和细节描写,刻画了三组各具特色的人物,其中的两位“神仙”塑造得尤为成功,简直达到惟妙惟肖,呼之欲出的地步。
        二诸葛是个“背负着因袭重担”的旧式农民。他思想保守,眼界又狭窄。旧制度旧道德给他惟一的权力,就是在家庭这块小天地里享有家长的尊严和支配权。他为小二黑招童养媳,反对二黑与小芹结婚,纯粹也是为儿子的幸福着想。最后他把童养媳认作闺女收养,表现了他善良的性格。三仙姑贪图享受,作风轻浪,装神弄鬼,四十五岁的人了整天招蜂引蝶,不务正业。这是一种畸形的、变态的性格。三仙姑性格的形成,是农村包办婚姻制及经济文化落后的结果。
        对于这两个既可笑又可恼的落后人物,作者给予含笑的鞭笞,笔锋常带讽刺的嘲笑,将他们置身在一个可笑的环境里。在第一章节里从二诸葛的忌讳“不宜栽种”,写出他是什么都要“论一论阴阳八卦,看一看黄道黑道”的真迷信,而从“米烂了”这故事里,又写出三仙姑初一、十五都要“顶着红布摇摇摆摆装扮天神”是一种掩护,是个假迷信,表现了两人性格的不同。
        作品描写三仙姑的穿着打扮时也具讽刺意味:绣花鞋,镶边裤,头发秃了用黑布盖,“只可惜官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上了霜”。这个巫婆经作者艺术刻刀一雕就“动人”起来,这一爱打扮的特点,揭示她爱虚荣,好逸恶劳的性格。这些性格在人物身上奇妙的结合,形成讽刺喜剧的特征。赵树理的讽刺以真实为基础,显示了现实主义的艺术力量。
        《小二黑结婚》的语言朴素、平实、简洁、幽默,读的人感到流畅,听的人感到顺当,有滋有味。人物对话的语言,具有个性化的特点。粗通文墨的阴阳先生二诸葛就说:“不宜栽种”,“命相不对”,见了区长说“恩典恩典”。愚昧无知,泼辣巫婆三仙姑则说:“刘修德! 还我闺女! 你的孩子把我的闺女勾引到哪里去了?”恶霸流氓金旺调戏小芹不成则说:“装什么假正经! 小二黑一来管保你就软了! 有便宜大家讨开点,没事;要正经除非自己锅底没有黑!”这些富有个性化的语言符合人物的身份、思想和性格。作品人物的语言还富有北方农村的地方色彩。三仙姑得了区上的传话往区上去。她换了新衣服,新首帕,绣花鞋,镶边裤,又擦了粉。结果受到邻近女人们的围观。他们唧唧哝哝地说:“看看! 四十五了!”“看那裤腿!”“看那鞋!”这种嘲笑是对坏东西,旧事物的憎恨,充满了生活的情趣,也表现了她们好看热闹,评头品足的习惯。
        《小二黑结婚》就是这样以崭新的思想内容和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为中国通俗小说的发展开拓了一条新路。
        作品出版后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它在当时就被改编成各种曲调的戏曲,在抗日根据地流传,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八十年代山西一青年作者创作了《老二黑离婚》,描写了二诸葛、三仙姑两家人在文革中的遭遇。作品发表后在山西引起强烈反响,可见人们至今仍然关心着《小二黑结婚》中人物的命运。